Monday, August 11, 2008

TRAVEL:今年倫敦的夏天(三)


刚到倫敦時,不曉得為什麼每天總是很早就醒來。七點左右,或更早。醒來時精神也好得很。也許是身體尚未完全適應當地時差,以一種緩慢的速度逐漸調整作息。


某個清晨,在天剛亮的時候醒來。氣溫很低,於是起身欲關上閣樓的小窗戶。站在小窗戶前的我,剛好捕捉到清晨的日光。日光在一片淡景中徐徐爬上每戶人家的屋瓦。我看得入神,直到冰冷的肌膚在日光中逐漸暖起來。

在倫敦的兩個星期,我們住在J的老朋友P和M的家里。他們住在一棟房子的閣樓。雖說是閣樓,卻是一廳二房一廚一衛的舒適空間。以倫敦昂貴的房租來說,算是很不錯的居住環境了。他們的房子對面就是地鐵站,電車站和巴士站都在步行的距離里,非常方便。


P曾說過說,他有考慮回台灣長住。至於其他的朋友,我想,因為不同的理由而離開他們的家鄉來到這座城市居住的他們,似乎也在這裡找到了妥善容身的位置。我隨著他們到酒樓吃點心,拜訪他們的家,看他們星期天上教堂,聽著他們在說他們的事業他們的孩子他們的人生……
我喜歡這座城市,但是我會不會想要在這裡住下來呢?不管是旅行或移民,在這個時代,距離好像也並非什麼大不了的事情。我和我的朋友們一起住在K城,但我們很少碰面;我的高中同學在墨爾本念書,我們幾乎每天都在網上聊天。
我想起倫敦的朋友們說的故事。他是中國偷渡而來的難民,輾轉之下才入籍英國;他十多歲就離開家人到英國念書,在英國的度過的歲月比在祖國還要長久;他因為兵役問題而遲遲無法回到自己的國度,直到入籍了英國才敢光明正大回去探望家人……有了居留權,有了國籍,是不是就等同於是一個英國人了呢?我看到P和M家里的布告板上貼著一則食譜。台灣紅燒牛肉面。那是家鄉的味道啊。
我喜歡這座城市,但我只是一個路過的旅人。如果我可以選擇,我會不會住下來呢?
我想起了我的家人和朋友。


看到花店總會想起,好多年輕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為一個女生買花的事。

像Leicester Square這般的公園景色,在倫敦實在太普遍了。

倫敦的劇院。朋友問我為何沒在倫敦看戲劇或歌舞劇,答案很簡單,我並不十分好此玩意。

《Sex & the City》在這個Odeon Leicester Square 舉行了全世界的首映禮。我原想在倫敦看這部電影,奈何J不是SATC的劇迷。一個人在異鄉看SATC,太傷感了,我怕承受不了。

在倫敦的第一天就到唐人街的吃午餐。特大份的中餐,一般約五磅左右,有的味道還不錯,確實是value for money,但連續吃了几餐后變對那份油膩感不敢恭維了。再說,對食量不大的我來說,特大份的食物實在有點浪費。

倫敦唐人街的雜貨店。J往裡頭走了一圈,說是要看看店里是否還在售賣當年的貨品。
如果我們相遇在這座城市,我們一定要去酒吧喝酒聊天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